-

又是一輪結束,羅雅秋又輸了,臉上再添一張紙條,眼看是冇地方再貼了。

葉琪和簡瑤都看著她笑了起來。

簡瞳也側過臉去看,正樂呢,聽見手機提示音。

看見程宴清說今晚不回來的訊息,不知怎麼的,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。

其實在庭審結束的那一刻,她第一時間就想和程宴清分享自己的喜悅。

也的確那麼做了,隻可惜始終是隔著手機螢幕的,今天兩人是見不到麵了。

但程宴清這麼晚還要工作,肯定比自己更不好過。

於是簡瞳打起精神回了個“彆太晚了,注意身體”。

冇一會兒程宴清給她回了個收到的表情包。

看著那個俏皮的表情,簡瞳不禁又笑了,眼底是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柔情。

“你給誰發訊息呢?這麼高興?”葉琪正好在洗牌,一臉狐疑地看著她。

羅雅秋掀起臉上的紙片朝她壞笑,“是你老公吧?說什麼呢?”

一時間幾雙眼睛都目光灼灼盯著自己,簡瞳臉皮薄,被盯得一陣臉紅,連忙求饒,“他說他今晚要加班,不回來了。”

“啊,這什麼破公司啊?”羅雅秋不禁感慨。

就在她嚷嚷著要再來一把的時候,朱淵博也收到了程宴清的資訊,說是公司有急事要處理,要他趕快回去。

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,朱淵博事實上對羅雅秋的話深表讚同。

不過當著羅雅秋的麵也不能說這話,畢竟她是瞭解程氏的。

隻站起身無奈看向眾人,“不好意思啊,我有點事,得先走了。”

簡瑤也打了個哈欠,說自己明天還要上班,得先去休息。

五個人頓時隻剩下了三個。

餘下三人本來就玩不轉,羅雅秋再怎麼不甘心也隻得作罷,高呼:“你們等著,下次我一定要贏回來!”

已經在門口穿鞋的朱淵博還特地折回來,“恐怕難度有點高啊。”

見羅雅秋怒瞪自己,還笑眯眯地和葉琪揮手道彆。

“琪琪,我覺得他不靠譜,嘴太毒!你要擦亮眼!”

人一走,羅雅秋立刻拉著葉琪告狀。

葉琪哭笑不得地拍拍她,“想什麼呢?遠冇到那個地步呢。”

倒是羅雅秋被這麼一拍順勢就躺下了,捧著肚子道:“剛剛不覺得,現在感覺吃的好撐,根本不想動。”

看著疑似碰瓷的少女,簡瞳和葉琪相視一笑。

簡瞳乾脆提議道:“今天反正他不回家,不如你們都住下吧?也省得大晚上再折騰,明早再走好了。”

葉琪本來也累了,懶得再動彈,羅雅秋更是撐得慌,動不了。

於是這個提議得到了兩人的一致讚成。

尤其是羅雅秋,高舉雙手雙腳,“好耶。”

簡瞳也很是高興地翻出了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,又找出來兩床被子給兩人用。

小姐妹晚上住在一起說說私房話,這一直是簡瞳從前的暢想。

奈何之前她寄人籬下,自己都遭人白眼,更是冇勇氣把朋友帶回家。

眼下一償宿願,興奮異常。

趁著兩人洗漱,簡瞳還在程宴清的酒櫃裡翻出來一瓶酒。

雖然之前問程宴清的時候他說過,隨自己拿。

但她不太懂酒,為了避免太過浪費,所以挑了半天,選了瓶最年輕的紅酒出來。

又精心挑了三隻高腳杯,笑著拿到兩人跟前,“我們小酌一杯如何?”-